知识产权保护怕“恶意”更怕“无意识”

2016-12-17
admin
高航网、中细软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国人民大学用了10多年的校徽图案,正面临“易主”危险。日前,福建省有家公司的法人代表在其认证微博发布消息称,公司已成功注册了与人大校徽的核心图案非常相似的商标,并配有“人大商标期满未续,情何以堪”“踢馆”等字样。

 

 

 

校徽是学校的标识,是学校精神和价值传承的重要载体。人大的“三人行”校徽图案,就有“人民”“人本”“人文”的深刻意蕴。如今,它却可能因为商标保护不力,被商家“抢注”,着实让人遗憾。

 

春回大地商标注册合法

    

 

庄学恩表示,注册行为完全合法,并且申请注册的时候不知道前述图形与人大校徽图案相似。

庄学恩的说法有足够的法律支撑。申请注册商标要经过形式审查和实质审查。只要材料完备,形式审查均会通过。在实质审查阶段,则需要审查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否有不能注册的绝对理由和相对理由,以及是否与在先商标冲突。

一,春回大地商标不违反《商标法》第十条的绝对性禁止注册规定;二,春回大地商标不违反《商标法》第十一条、第十二条的相对性禁止注册规定;三,春回大地商标与在先商标并不冲突。因为本来注册为商标的人大校徽到期了。

 

根据《商标法》第四十条第一款规定:注册商标有效期满,需要继续使用的,商标注册人应当在期满前十二个月内按照规定办理续展手续;在此期间未能办理的,可以给予六个月的宽展期。每次续展注册的有效期为十年,自该商标上一届有效期满次日起计算。期满未办理续展手续的,注销其注册商标。 

 

 

从上图可以看出,人大校徽作为商标应该在2014年6月20日到期,本来应该在2013年6月21日至2014年6月20日之间完成续展,但是其没有;在宽限至2014年12月20日之前,人大仍未进行这一程序。所以根据法律规定,人大校徽作为商标被依法注销。 

 

商标的使用和保护需引起更高的重视

    

 

尽管舆论多数在批评这家公司恶意抢注的卑劣,但校徽商标权益的保护最终是要走上法治轨道的。因此,人大无论是要追回自己的校徽图案商标,还是要回高校的尊严,都该依法而行。事实上,人大的这场风波对于商标权益保护意识羸弱的中国高校而言,应该是堂必须补上的知识产权课。透过这次“抢注”风波,我们更应对知识产权上的巨大短板进行深刻反思。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缺失、行动缺位,无形资产得不到周全保护,就难免遭到侵占和流失。

 

就在前几日,持续了四年之久的“飞人”迈克尔·乔丹与中国企业乔丹体育的商标争议案“一锤定音”:“乔丹”商标撤销。把“乔丹”商标案的判决与人大校徽商标被抢注风波联系起来,就不难得出启示:在知识产权价值越发彰显的今天,商标权等知识产权无论在使用方面,还是在保护方面,都到了该重视起来的时候了。

 

目前,从制度设计上看,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机制在不断完善。2015年的《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(2014~2020年)》、最近深改组第33次会议通过的《关于开展知识产权综合管理改革试点总体方案》以及相关法律法规,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和运用,有了越来越周全的管理和服务体系。不过,体制机制再完善,最终还是要在实践上产生效能,如果知识产权保护意识跟不上,那意味着我们的知识产权保护之路,还有很长距离需要去缩短。

 

恶意抢注也好,无心山寨也罢,最终都要依靠法律作出公正的裁决。不怕“恶意”,就怕“无意识”,如果民众对于知识产权保护缺乏清晰的认识,还不能意识到作为无形资产的知识产权所包含的巨大价值,那么,无论是像人大校徽商标被抢注这样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力现象,还是像“乔丹”商标案中国企业那样的侵权行为,就难免要重复出现。

 

忽视意味着流失,冒犯意味着惩罚。保护知识产权,就是在保护属于自己的无形资产,除了要警惕恶意的侵犯,还要防止无意识导致的流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