刷爆你朋友圈屏的《百雀羚》神级广告,风光过后竟是侵权危机

2017-05-17
博深知识产权
博深知识产权 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镜到底神广告:常规营销,意外爆红

近日,百雀羚的一则创意广告刷屏。广告内容为,美女特工梳妆完毕,走出石库门小洋楼。屋外,商铺、建筑、贩夫走卒、正在游行的学生,构成一幅“清明上河图”式的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全景风俗画。

 

 

“长卷”最后,美女特工完成“组织任务”,说出“我的任务就是与时间作对”,并引出百雀羚的广告。

 

自5月7日推送起,上述广告即被多方转载,并创造出多个“10万+”及数万点赞,成为“神级”广告。

这个神级的广告是由名为“局部气候调查组”的创意工作室制作。前期创意沟通花费1个月左右,广告的制作和执行,共用时2周。

 

部分形象来自剧照抠像,涉嫌侵权

这个神级的广告风光正盛,却遭遇涉嫌侵权危机。5月9日,自媒体公号“罗盘邦compass”发文称,百雀羚的创意广告,多处人物形象来自明星剧照、淘宝模特,涉及郑爽、李东学、刘诗诗、董洁、茅子俊等人,涉嫌侵权。

该文还截取广告中人物形象,并与原图进行对比。对比可见,广告中部分人物形象由剧照抠像而来,而另有一部分,则是翻转后的镜像。

 

这不是韩国著名表情包的小暖男吗

郑爽和李东学《抓住彩虹的男人》剧照

刘诗诗《决战黎明》剧照

是不是很神似星爷《功夫》里的斧头帮老大

董洁《花开如梦》剧照

霉霉在MV《Begin_Again.》中的装扮

 

“移花接木”成常态,实为侵权

利用网络图片、剧照等公开素材,“移花接木”进行再加工,目前在广告业界已是常态。因为所谓的“经费有限”,所以不得已的采用这种方法的说辞是行不通的。

这则“神级”百雀羚广告制作涉及2个法律问题,具有较为普遍的意义。

01
 

肖像权

 

《民法通则》第一百条规定,公民享有肖像权,“未经本人同意,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”。这则百雀羚的广告,对这些明星的肖像使用属于商业用途,可认定为“以盈利为目的”。其次,这则广告中涉及到的明星,并未表态为“百雀羚”代言,所以这则广告中使用的“肖像”很大可能是属于在这些明星为知情的情况下被使用了。

虽然“局部气候调查组”的创意工作室在“移花接木”的过程中对素材进行了艺术加工,但主要识别部分扔比较明显,人们一下子能知道这个明星是谁。比如,赵本山、葛优的漫画形象,使用了他们脸上比较特别的部分,又进行了艺术加工,但是还是可以识别的,使用这些漫画形象就是侵权的。所以“局部气候调查组”的创意工作室以及百雀羚方依然涉嫌侵犯肖像权。

因此,一旦以上图中的权利人提出主张,广告发布方可能需要承担法律责任。

 

02
 

著作权

 

如上图所示,“局部气候调查组”创意工作室很大部分“移花接木”的内容是来自于不同的影视剧照。例如郑爽和李东学的《抓住彩虹的男人》、刘诗诗的《决战黎明》、星爷的《功夫》、董洁的《花开如梦》。

虽然“局部气候调查组”创意工作室在剧照基础上进行加工,再创作后再移植到“百雀羚”的广告作品上,但是仍然属于涉嫌侵犯摄影作品或影视作品本身的著作权。

《著作权法》规定,著作权包括包括人身权和财产权,而其中人身权又包括发表权、署名权、修改权、保护作品完整权。这则广告明显将原著作权作品中的内容截取进行再创造,侵犯了原作品的修改权和保护作品完整权;广告中也未对原作品署名,侵犯了原作品的署名权;在未经原作者的同意的情况下进行发表,侵犯了原作品的发表权。

而《著作权法》又规定,“未经著作权人许可,以展览、摄制电影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使用作品,或者以改编、翻译、注释等方式使用作品的”,承担停止侵害、消除影响、赔礼道歉、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。

 

网民法律意识淡薄,普及知识产权任重而道远

 

讲真,下面还有一些神评论,小编真的不想再截图了,借用其中一个评论者的话:

在国家这么努力普及保护知识产权的现在,仍然有人抱着侵权无所谓,侵权只要侵的漂亮,即是正义的说法。说白了,这些人就是法律意识淡薄。

 

不否定,不支持

我们不否定这个百雀羚广告的创意很好,否则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刷爆朋友圈,将一个老国民品牌又抬到了广大年轻人的视野。但再好的创意也是需要建立在尊重和保护知识产权基础之上,所以我们不支持这种预算问题而采用“移花接木”的广告业常态。换言之,如果这则广告的场景都亲自找人去拍一组图片,然后组成这组创意广告,我相信,目前众多的质疑声都不会出现。

最后,借用一下COMPASS的中对评论的回复收尾:“为了成本而侵权,伤害的是原创的人。长远看,伤害的整个用创意来在这个世界立足的人们的利益。当无人愿意原创的时候,任何成本都买不来一个真正的创意。为抄袭而做的短期节省,反而是最大的伤害。”

 

图片来源:罗盘邦compass